欢迎访问大发红黑大战
你的位置:首页 > 军事 > 新闻正文

老班长销毁报废弹药距死神只有2毫米 新兵微微发抖

时间: 2019-11-18 11:47:49 | 来源: 央视 | 阅读:

“一下、两下、三下……”

看着老班长手中的台钻一起一落,

入伍不久的徐渭清瞪大了眼睛,喉咙发涩,扶着弹药的手开始微微发抖,

他心里知道,只要老班长手上出力有了丝毫差错,钻头一旦碰到火药,摩擦起火,后果不堪设想……

“坐在火山上与死神打交道”

报废弹药销毁工作主要是采取分解、拆卸、烧毁、炸毁等方式。

由于废旧弹药大多性能不稳定,在销毁处理过程中极易发生事故,因此报废弹药销毁工作被公认为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之一,官兵形象地称之为“坐在火山口与死神打交道”。

此刻,在这个面积并不大的销毁炸药操作间里,入伍22年的桂林联勤保障中心驻滇某销毁大队二级军士长肖忠勋正带着徐渭清和另一位新兵完成一次实弹销毁任务。

这是徐渭清在训练过后的第一次实弹操作。一个新兵的紧张,清楚地写在了他的脸上。

而他的紧张并不是没有道理。

在这样一个并不大的空间里,虽然弹体的数量有严格限制,但30多公斤的弹丸加上5、6公斤的炸药,足可以炸平一个山头。这样的威力,让肖班长他们在操作每一个细节时都格外谨慎。

“反了!”

这一次,老班长肖忠勋为了让新兵快速上手,故意给了徐渭清很多实操的机会。

“这枚弹药的年代基本上和我的年龄差不多,操作时要慢一点,再慢一点,一定要稳,不要嫌重。”

尽管如此,肖忠勋还是紧紧地跟着徐渭清的每一步动作,时刻提醒着他要小心谨慎。

按照销毁流程,第一步要将易爆的引信分离出来,引信看上去虽小,但它的威力相当于一枚手榴弹。

销毁弹药的第二步就是将废弃的弹丸搬到托弹架上,用夹具夹紧,然后卸掉头螺。 

“反了!”

在搬运弹丸到托弹架的途中,紧张的徐渭清居然差点把弹丸的位置放反了,老班长立马大声提醒他。

“不用紧张,放松心情,按照我们学的一步一步来。”肖忠勋紧接着又用温和的语气安慰着小战士的心。

然而,接下来却发生了一个连肖忠勋都觉得棘手的问题。

“班长,我害怕”

“头螺锈得太紧,我已经没力气了,它还是下不来,加除锈剂也没什么用。”徐渭清无助地看向老班长。

卸掉头螺,是销毁废弃弹药最关键的一步,如果不能成功,在弹体已经密封的情况下,里面的弹药和弹丸将无法分离,安全隐患将大大增加。

而这个眼前和肖忠勋差不多“年纪”的弹丸上,头螺却锈得不成样子,用手已经不可能将它拧下来了。

考虑再三,肖忠勋提出了一个让徐渭清差点惊掉下巴的办法:

“实在不行,只能用台钻把这个螺丝直接钻掉。”

用钻头将锈死的螺丝一点一点钻废,以达到卸掉螺丝的目的。

然而,快速钻动的钻头会导致局部温度升高,在几公斤炸药上如此近距离高速转动,如果引发火源,后果不堪设想。

螺丝与炸药的距离只有短短两毫米,台钻每秒最低转速大约六、七圈。肖中勋要想钻废掉螺丝、不接触炸药,必须在毫厘之间做到完全精准的操作。

但钻头还没碰到弹丸,徐渭清扶着弹丸的手就已经本能地向后撤开了。

“你干啥啊?”

“我害怕。”

“把弹扶稳,怕什么怕啊!”肖忠勋严厉地对小战士说。此时的情形容不得任何人出一点差错。

“一下、两下、三下……”

看着老班长手中的台钻一起一落。

徐渭清瞪大了眼睛,喉咙发涩,扶着弹药的手开始微微发抖。

大家的头上都因为高度紧张满是汗水,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肖忠勋的手,连呼吸都不敢出声。

十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鏖战,肖忠勋终于成功钻废了螺丝,顺利完成了任务。

“就像在老虎嘴里拔牙的感觉,太震惊了,心情特别紧张、特别慌。他转一下,我心里跳一下。”回忆起刚才的情形,徐渭清久久不能平静。

“要想成为一个专业销毁弹药的能手,早晚要经历这些东西,要经过各种困难,磨练自己。”老班长肖忠勋语重心长地和徐渭清说道。

在各种艰险的销毁战斗中,

每一步都如履薄冰,

弹药销毁兵们用青春和热血,

书写他们的赤胆忠诚!

向他们致敬!

来源:央视国防军事频道《军事纪实》

新闻标题: 老班长销毁报废弹药距死神只有2毫米 新兵微微发抖
新闻地址: http://www.cprogramto.com/junshi/793560.html
新闻标签:弹药  新兵  销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