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

全球健闻 | 俄科学家计划继续制造基因编辑婴儿!为什么科学界强烈反对


全球健闻 | 俄科学家计划继续制造基因编辑婴儿!为什么科学界强烈反对(图3)


全球健闻 | 俄科学家计划继续制造基因编辑婴儿!为什么科学界强烈反对(图8)


全球健闻 | 俄科学家计划继续制造基因编辑婴儿!为什么科学界强烈反对(图10)


全球健闻 | 俄科学家计划继续制造基因编辑婴儿!为什么科学界强烈反对(图13)


全球健闻 | 俄科学家计划继续制造基因编辑婴儿!为什么科学界强烈反对(图16)

原标题:全球健闻 | 俄科学家计划继续制造基因编辑婴儿!为什么科学界强烈反对

(俄罗斯科学家 Denis Rebrikov)

文 / 管颜青 编 / 袁月

【突袭健康】据《Nature》杂志网站6月10日报道,俄罗斯科学家 Denis Rebrikov称,他要成为改进版贺建奎,将对抗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实验进行下去。如果该实验能在年底前获俄罗斯相关部门批注,则可能会在年底之前完成。多名专家呼吁,这种做法与科学精神背道而驰,在国际学术伦理证明基因编辑婴儿具有合理性和安全性之前,应该禁止这些实验。

改进版的基因编辑婴儿实验

去年11月,大发红黑大战科学家贺建奎宣布人类史上首例基因编辑婴儿诞生,引起了世界各地科学家的强烈谴责。来自7个国家的18名科学家和伦理学家在今年3月的《Nature》上发表评论文章,呼吁全球暂停所有人类生殖系基因编辑的临床应用。所谓的生殖系基因编辑,即改变可遗传的DNA(精子、卵子或胚胎)来制造基因编辑婴儿。

尽管基因编辑婴儿在国际舆论中饱受指责,但这名俄罗斯的分子生物学家Denis Rebrikov依然声称,他的技术比贺建奎更有益处,能带来更少的风险,并且在伦理上更合理,更能被公众接受。

Denis Rebrikov是俄罗斯最大的生育诊所Kulakov国家妇产科和围产儿医学研究中心基因组编辑实验室的负责人,也是俄罗斯国立皮罗戈夫医科大学副校长。与贺建奎此前的基因编辑靶点相同,Denis Rebrikov计划使艾滋病毒入侵机体细胞的主要辅助受体之一的CCR5 的基因失去功能,修改了由携带HIV的父亲创造的胚胎中的基因,再把胚胎植入HIV阳性母体,以降低将病毒传染给胎儿的风险。

与贺建奎不同的是,Denis Rebrikov计划的招募对象为母亲是艾滋病患者,而非仅父亲为患者。但许多遗传学家认为这做了一份无用功,因为本身父亲将HIV传给子女的风险就很小。

为免罚正寻求官方批准

目前,许多国家已明令禁止对人类胚胎基因编辑。根据《Nature》报道,俄罗斯法律禁止在大多数情况下进行基因工程,但尚不清楚这些规则是否会在胚胎基因编辑方面得到实施,或者如何实施。一项2017年针对多个国家辅助生殖法规的分析显示,俄罗斯关于辅助生殖的法规并没有明确提到基因编辑。

Denis Rebrikov预计,俄罗斯卫生部将在未来九个月内明确胚胎基因编辑的临床规则。Denis Rebrikov表示,他有一种帮助感染HIV女性的紧迫感,因此在俄罗斯出台相关法规之前,他就已经开始尝试了。

为了免受因实验而遭受惩罚,Denis Rebrikov计划首先寻求包括俄罗斯卫生部在内的三个政府机构的批准,这可能需要一个月到两年的时间。

为什么要反对基因编辑婴儿?

目前,有关CRISPR-Cas9技术的研究和应用呈爆发式增长,充分证明了它将给人类社会带来非常大的变革。但众多科学家对基因编辑婴儿这项实验并不认同,纷纷指责不仅违反了国际伦理准则,其存在的风险和未知因素远远超过任何潜在的好处。

去年11月,大发红黑大战科学技术大学毕国强、西川大学华西医院蔡续雨、北京大学罗欢等122位生物医学领域科学家发表联合声明称,基因编辑婴儿只能用“疯狂”来形容,并表示坚决反对和强烈谴责。

许多科学家一致认为,这项表面上意味着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的历史性突破,但人类也可能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首先,CRISPR基因编辑技术,能以极高的准确性,精准的对基因组进行编辑,但该一直以来就存在的脱靶问题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对这个基因编辑宝宝将来的生活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没有人能预知。正如CRISPR-Cas9的共同发明人Jennifer Doudna所言,“技术还没有准备好。”

根据一项由中科院神经科学研究所、斯坦福大学遗传学系等单位合作完成的研究论文,基于CRISPR/Cas9的基因编辑技术还有很多相关的基础研究,特别是风险评估需要世界范围内的科学家携手扎实推进,还远没有到可以直接用于编辑人类出现“基因编辑婴儿”的程度。

这些不确定性对人类群体的潜在风险和危害是不可估量的。

6月3日,《自然医学》杂志一篇文章指出,通过分析了英国的基因数据库,发现如果一个人天生具有类似于基因编辑婴儿DNA的特性,那么他在76岁前死亡的风险比没有这种特性的人高21%。

其次,“基因编辑婴儿”有悖伦理,在人类活体胚胎中尝试基因组修饰会引发生物学与遗传学范畴以外的各种担忧,已超出了大多数国家能够接受的底线。国际上普遍对基因编辑人类胚胎持谨慎态度,一般在受精卵发育14天之内终止妊娠。

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哈佛医学院的遗传学家George Daley表示,在任何科学家试图将基因编辑过的胚胎植入女性体内之前,必须就科学可行性和伦理允许性进行透明、公开的辩论。

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研究员刘颖也曾在媒体采访中表示,基因编辑的孩子作为试验品,这些未知风险将会伴随他们的成长,带来更多不可预见的负面影响,“潘多拉的盒子也许就此打开了。”

为此,许多科学家再次呼吁国际上暂停生殖系基因编辑。尽管这种情况尚未发生,但世界卫生组织美国国家科学院、英国皇家学会等已定义生殖系基因编辑为“不必要或过度危险的用途”。

参考资料

http://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9-01770-x

http://futurism.com/the-byte/russian-biologist-more-crispr-edited-babies

http://www.nature.com/articles/s41591-019-0459-6

http://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480145v1

相关阅读推荐:

精彩图文

大家都在看

猜你可能感兴趣